Gipsy Danger 驾驶舱投放中🔸🔶
 

【TSN/ME】Facetopia(1)

祝我们生日快乐!!!(=´∀`)人(´∀`=)

七溯:

挖坑势力没在怕的,这个坑不会很长


就是上次脑的那个爱德华鹿和扎克伯猫脑洞,以及有一些设定补充,请看这里这里


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我就要22岁了,老了,熬不了夜,大家也早点睡觉!


名字来自 @Nameswhynames 面老师,感恩老师在我这几天忙到整个人爆裂的状态下安抚我


还有!祝刀总 @40米大刀 生日快乐!一天生日也是缘分!爱您!等您的儿子!等您的图!


好了,真的晚安了,祝我和刀总一起生日快乐()








-1


“Mark,我警告你,如果你这次再搞砸,等下次我到了变身期,就把你的每一个硬盘统统咬烂,包括电脑数据线,包括鼠标,包括键盘,包括显示器,甚至包括你新买的游戏机手柄。”Dustin坐在Mark对面,悲愤地抱住自己的尾巴,“我是认真的!”




“现在的电子产品表面都覆有生物保护涂层,等你到了变身期,可能看到键盘就会想吐,根本不会去咬它。”Mark不为所动,冷静地坐在电脑前为Facebook的新AI起名,“上一个叫Jarvis,这一个叫什么?”




“叫达斯维达吧。”Chris耳朵尖上的毛懒洋洋地垂下来。




“叫达斯维达,那欢迎语是什么?这个?”Dustin翻着白眼,迅速地往模拟语音系统里输入一行字。




有些怪异的机械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响起:I am your father.




“很好的创意。”Chris放下文件,侧头瞥着Dustin,“然后我们会流失一大批45岁以上的用户。”




“你太小看达斯维达了!我觉得年龄线至少应该拉高到60岁!”Dustin嚷嚷起来,“其实我认为尝试一下新的路线没什么不好,听说现在这种风格很受当下的年轻人欢迎。”




Mark一直没停过点击的鼠标突然安静了一秒,耷拉着的耳朵同时竖起。“定义一下‘年轻人’。”他说。




“上个月新来的那个程序员就非常‘年轻人’。”Dustin歪着头想了想,猛一拍手,“就是在例会上提出了三个新想法,还把自己在工作群的头像改成了会跳舞的无牙仔那个男孩儿,他多大来着?”




“23岁,”Chris眼皮都没抬,“他们私下都管Mark叫叔叔。”




“啧。”Mark在咂舌之后又接了个冷哼,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Dustin大概是变身期快到了,异常容易紧张,他抱着自己的尾巴顺着梳了两遍,逆着梳了三遍,蓬松的毛发整个炸开,看起来就像怀里有一盆巨大的仙人掌。




“Mark,”办公室里唯一一个拥有非肉食本能的红发青年开口,“如果Edu来这儿和你领证那天,我正好变身了,没法和你们一起去中央法庭,你一定要录一份影碟给我。”




Mark显得有些吃惊,蓝眼珠里的瞳仁眯成细长的一条,工作状态下周身冷冰冰的气场也跟着软化了几分:“我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和Wardo。”




“这只是一方面,”Dustin吸了吸鼻子,“还有就是,万一哪天你和Edu吵架了,再想靠我来挽留草食本能的用户,我就在Facebook大厅里循环播放这张碟,逼你们放弃这个想法。”




“用不着那么麻烦,当天我就会把合法结合伴侣证设置成我和Wardo的首页版头。”Mark在新AI的备选名字里加上达斯维达,然后抬起头看了Dustin一眼,“把你的尾巴套裹上,别在我办公室里梳毛。”




可惜这话还是说的晚了一步。




吐着信子的Sean刚推开门,就结结实实享受了一大口飘散着各种毛发的空气,他迅速捂住鼻子,翻遍全身上下每一个口袋,摸出吸入器颤颤巍巍地开始吸。




“里们个些有毛的动物简及够四撒叟!(你们这些有毛的动物简直就是杀手)”Sean的尖牙磕在吸入器上,让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Dustin立刻举起双手以示清白:“别看我,那两只脱得毛也不少,不能全怪我。”




Chris打开了房里的净化器,Mark打开抽屉,找出一只尾巴套丢给Dustin。Sean缓过来一点之后,看着全副武装的三个人,终于能说出进门以来第一句完整清晰的话。




“这是你要的婚礼策划备选方案。”他把胳膊下夹着的文件夹丢给Mark,“全星系最棒的婚礼策划师都在这儿了,你如果还不满意,那我也没辙。”




Mark点点头:“等Wardo来了让他选。”




Sean往墙上一靠:“你的结合面试是明天?”




Mark没吭声,做了个默认的表情。




“那Edu呢?他什么时候过来?”




“后天,后天一早。”Mark把电脑屏幕切回桌面,他在最中间放了一张涂满各种标记的日历,上面清晰写明了每一天重要的安排。昨天是‘Wardo准备来了’,今天是‘Wardo就要来了’,明天是‘Wardo马上来了’,后天是‘Wardo真的来了’,“他的面试在昨天,已经通过了。本来预约的飞船是今天来美国2号,但是明天新加坡1号上有个会议,他必须出席。”




“你们有三个宇宙月没见了吧?”Sean摸着下巴,“我上次跟你说过的,准备礼物了没有?”




“Yep.”Mark从卫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一边猫耳垂下,一边高高竖起,“我会送他一个家。”






-2


顶着两只猫耳也许让Mark从外表上看起来好接触了许多,实际上这种本能给他带来的性格变化完全是让人恨得牙痒痒远大于想要亲近的渴望。黑足猫被称作非洲的小霸王,配合Mark Zuckerberg这位硅谷暴君,噩梦指数完全呈几何倍上升。




星球日报某位记者曾经为Facebook做过一次专访,那之后,他在自己的专栏后记中写道:肉食动物的本能在Mark Zuckerberg,Chris Hughes以及Sean Parker身上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们冷静又果断,似乎永远都处于随时等待狩猎的状态。天生的捕猎者,也许是对他们最贴切的评价。而Facebook的CTO,Dustin Moskovitz,作为长期待在Facebook总部的四位创始人中唯一一位非肉食本能的人,其压力可想而知是巨大的。




配图是一张Dustin办公室地毯的照片,肉眼可见落了一地的岩鼠尾毛。




Dustin确实对自己尾巴毛发的状态非常担忧,实际上他的担忧也并不是毫无根据。Facebook刚起步的时候,Mark和Eduardo那场官司可是吸引了整个人造星系的眼球,不管是美国2号星还是欧洲7号星,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




Facebook一共有五位联合创始人,三位是肉食,一位是杂食,只有一位是草食,就是Eduardo Saverin。




Mark和Eduardo,他们并列在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名单上,是这个庞大社交网络帝国建立之初的支柱之一,是最好的朋友,也是甜蜜的恋人。




而以上所有定语,在官司尘埃落定后都被打上了过去式。




Eduardo从美国2号星搬往新加坡1号星,带走了属于自己的股份,一大笔赔偿金,一份保密合同,以及Facebook潜在的很大一部分草食本能用户。




人们也许很难理解黑足猫为什么会和白尾鹿在一起,却很好理解他们最后为什么会分开。




0.03%,这是个有魔力的数字。这是Eduardo的股份被稀释后的占比,同样也是官司结束一年后Facebook会员族群中草食本能用户的增长占比。




黑足猫也许能咬伤一只幼小的鹿崽,但对拥有高耸头角的成年雄鹿,只能束手无策。Mark在维护自己二十平方千米的地盘和Eduardo之间选择了前者,自然也就必须面对草食动物们选择迁徙的后果。






-3


Mark也许能想办法消化并接受这样的结果,可不代表其他人同样也能接受。




在Eduardo离开美国2号星的第1.5个宇宙年,也就是Facebook的草食本能用户增长数停滞不前的第1.5个宇宙年,Chris Hughes,Facebook最英明的发言人,终于憋不住了。




“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狞猫耳朵尖上的毛一晃一晃,扫着Chris的一头金发,“Facebook的目标是,构建一个人人都能享受开放自由的网络社区,而不是一个肉食本能群体的即时聊天工具!Edu离开美国2号星这件事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益处,Mark,我们得重新建立在草食本能用户中间的形象。”




“我当然知道没有任何益处,”Mark很不耐烦,“之前Wardo还在美国2号星的时候,就算他拉黑了我的号码,我也可以追踪到他的日常,但现在他去了新加坡1号,星际通讯受限太多,我根本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




“如果你能在2个宇宙年之前就跟Edu说清楚你非常在意他的这些心理活动,现在我们可能就没有这么多破事了。”Chris冷哼一声,瞳孔眯成一道长条,“现在讨论第二个话题,Mark,重新建立形象。”




“创始人里已经没有草食动物了。”Mark耸了耸肩,“我是肉食,你也是,Sean不仅是肉食,还是冷血,剩下Dustin是……”




说到这儿,Mark顿了顿。




他抿起嘴角,头顶那两只猫耳猛地竖起,左右轻甩。




“你想到了?”Chris挑高眉梢。




“我想到了。”Mark点点头,两只猫科动物在办公室里对视三秒,飞快达成了共识。






-4


另一间办公室里,用尾巴当鼠标垫的Dustin,没来由地狂打了十八个喷嚏。






-5


那之后的0.5个宇宙年里,为了吸引更多的草食本能用户,作为剩下的创始人里唯一一个非肉食动物,Dustin被迫吃起了素,一吃就是大半年。




也许是因为红发天生讨人喜欢,再加上Chris的公关策略十分得当,这个原本只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方法居然真的奏效了。Facebook的草食本能用户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涨,而和涨幅成正比的,就是Dustin每天愁眉苦脸扯下来的尾巴毛。




“我不干了!”红发小伙崩溃一般地趴在桌前,“再吃下去我真的会秃。我是岩鼠,不是兔子,你们不能把所有长了四条腿和两颗大门牙的动物都归到一起去吧?”




“再吃一个月。”Chris指着身后的蔬菜色拉,循循善诱,“Mark,Sean,我,我们三个都是肉食动物,实在没办法替你分担,所以只能让你辛苦一点了。”




Dustin态度坚决:“上个月你就这么说过了。我看明白了,只要还有不是Facebook会员的草食用户,你们就不会放弃让我接着吃素!”




Chris歪着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Facebook需要一个能够和草食本能用户建立共鸣的创始人,目前来看,只有你了。”




Dustin咬牙切齿地掏出手机,轻车熟路按下一串数字。




“嘿,Edu,你好吗?”电话接通的瞬间,红发小伙不经意瞥到自己搁在桌上那条已经快半秃的尾巴,不经悲从中来,语气十二万分的委屈,“我现在非常不好,你一定得来美国2号星一趟,真的,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6


Mark早就想过无数次要去见Eduardo,要去把他的白尾鹿给追回来,但星际之间的任何来往都受到严格控制,即使是Facebook的暴君先生,也不能够随心所欲地想见谁就见谁。




小卷毛向新加坡1号星发送过数不清的访友申请,每一份都被Eduardo无情拒绝。他就像是在一扇紧闭的大门外来回徘徊,用尽浑身解数,都无法将对方的心锁撬开一丝一毫。




Mark也曾经拥有钥匙,但当时的他没能去考虑那么多,以为暂时放下之后,总有一天还能找回来。可惜他们都太年轻,无法估计承诺的重量,和伤口的深浅,所以只能隔着一扇紧闭的门,透过别人的眼睛和嘴巴,来推测另一边的人过得怎么样。




好在这荒芜的宇宙里依然还能存在一些好事,比如说爱和思念其实是流动的液体,只需要一点缝隙,就能流向干涸的心田,灌溉开出玫瑰。






-7


Dustin替那两个人打开了最初的一条缝,之后的事情也就变得不那么难以预测。




留存在Mark和Eduardo之间的爱情还一息尚存,从灰烬里重新燃起,将那些陈年旧伤疤一齐释放。




他们分开的时间其实要比在一起的时间长的多,也许他们依然无法彻底谅解对方做的一切,或是理解昔日那些冲动之下的决定,但这些互相失去的时间,足够算得上是他们为了年轻时青涩莽撞,又伤人的爱意所付出的代价、受到的惩罚。




Mark想,他们没有时间再浪费了。Eduardo想,他们没有时间再逃避了。




他们决定结婚,在距离初次见面那个哈佛新生派对过去整整9年之后,Mark决定履行当晚喝的神志不清的自己,在厕所等候排队时,对站在身后的Eduardo说的话。




“你很特别,”那晚同样醉醺醺的Eduardo,睁着漂亮的、湿漉漉的鹿眼对Mark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成能为朋友。”




“你也很特别。”Mark觉得自己喉咙在烧,太阳穴突突直跳,就连站都站不稳,但他知道,他的思路其实清醒的不可思议。在昏暗的灯光和嘈杂的喧闹声里,他看着Eduardo,就像是看着人造星系外一颗瑰丽的,只属于自己的恒星。




“我们应该成为朋友,”18岁的Mark附和道,“我们应该在一起。”




-TBC-



评论(4)
热度(398)
© △馬洛循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