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psy Danger 驾驶舱投放中🔸🔶
 

【锤基】他回到阿斯加德/He' s Back in Asgard

我抱起这条天使鱼()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烟熏大鲨鱼:

短篇完,上接雷3彩蛋下接复联预告片,雷3锤x雷1基的伪穿越。


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雷3锤x雷3基的肉渣,微量锤哥的PTSD。


但仍然确定是糖。




他回到阿斯加德/He' s Back in Asgard




Thor Odinson回到了阿斯加德。


起初他的身边有风在流动,再之后风变成了云,他在云里穿行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最终他的双脚落在地上,停在彩虹桥一端。


Thor低下头,看着璀璨桥面反射出天上流动的云彩,而他的靴子稳稳地踩在那儿,踩在不久前刚从宇宙中消失的地方。绵延不断的光伸向地平线,远处恢弘的金色仙宫威严地立在他只剩下一半的视野之内,鲜明又残酷。


他想起一千多年前,Odin在他的成人礼上将阿斯加德最好的一匹战马送给了他,他兴高采烈地骑着马在彩虹桥上狂奔,把同伴和弟弟远远甩在身后。那时的Thor也站在他此刻站立的地方,血液里鼓噪着战意,脉搏里跳动着锋芒。仙宫的皇子骑在马上回过头,看着那有朝一日必将属于他的辉金国度,看着他仿佛一伸手就碰得到的天空,看着他朋友们的坐骑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不可一世的爽朗笑声响彻九界。


这只是个梦,或是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在做梦。Thor朝宫殿的方向走去,靴子跟撞在桥面上,回响亲切而熟悉。他走得很慢,混沌的脑袋徒劳地思考,风忠实地跟随他,像臣民追随王。


他的时间度量显然出了问题:上一秒他以为自己还在去往地球的飞船上,下一秒他就回到了阿斯加德——一个显然不属于他的阿斯加德。




他回到了Odin的阿斯加德。




Thor看见他祖父完好无损的雕像矗立在城外,那早该在几年前的战役中就被他驾着飞船撞坏了。他记得Loki当时在一旁嬉皮笑脸地嘲笑他的驾驶技术,建议他把最后一根幸免于难的柱子也撞了,不知是真唯恐天下不乱还是只想调侃他。他甚至看到那两株伴生的巨树,完好无损地种在母亲的花园里。直到Frigga离世前,她一直精心照料着那个花园,而那两颗树,是她多年前亲手种下的。


她叫它们Thor和Loki,看着它们像她的两个儿子一样,在百年后枝繁叶茂,朝着不同的方向疯狂生长,却因为根茎早已难舍难分,而不得不终生彼此纠缠。


Thor越走越快,最后他朝仙宫飞奔而去,宏伟灿烂的宫殿向他逼近,像飞行的金色山脉。


他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Thor很少告诉别人,他曾在诸神黄昏之后的无数个梦里回到过他的故土。崩落的阿斯加德没能让他歇斯底里,却从他的心脏上悄无声息地割下了一块。准确来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Loki一个。在温情混杂着暴力的夜里他曾经被Loki窥探,又因这被迫的坦诚而索性放下了心结。


“是的,我不止一次地想要回去。”作为惩罚,他咬了弟弟的脖子,那里泛着粉色,翻涌着情动,让他又不忍心咬得太重。“我并不以此为耻,毕竟我从那里开始——我们都从那里开始。”


“可现在,这里才是你的阿斯加德。”Loki说。他坏心眼儿地故意指着自己的心口,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方向。“这里,就在这儿。”


Thor知道,Loki是在向他暗示某些令他羞于承认的念头,以他从未试图改正过的恶劣。他心知肚明Thor不会在此刻否认,所以才能在面对他犹犹豫豫的热爱时肆无忌惮。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些混乱念头的纠缠下跑了多久,一只脚刚踏进仙宫的大门,身后一个声音就忽然叫住他。


“站在那儿别动,外邦人。”


Thor不必回头,也知道那是Odin。


雷神慢慢转过身来:“父亲。”


和他最后一次见到的Odin不同,此时他的父亲仍然光辉英武,仿佛九界的荣耀尽由他一人掌握。


但众神之父却盯着他沉默了。没什么好奇怪的。Thor自嘲地想。儿子被人剃了头发,还丢了一只眼睛,任何一个父亲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他相信Odin是真的爱他——爱他们俩。


Odin不吭声看着他,独眼中闪过克制的悲伤。这不像Odin,却击中了Thor。


“你的眼睛怎么了?”众神之父压低声音问。他听上去不像看起来那般威严,情绪摇摇欲坠,仿佛一个糟糕的答案就能立刻击垮他。“谁伤的你?”


Thor注视着他的父亲。Odin没有一丝欣慰,也没有半点释然,可他的担心看起来像要把他撕裂了。他没有问Mjölnir去哪儿了,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如此狼狈地回到阿斯加德,却问他为什么丢了一只眼睛,为什么受伤了,没有人可以伤害战无不胜的Thor,恶作剧之神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欺骗他,捉弄他,但是没人能真的让他受伤——


世上有一个人会这样,但他想那不会是Odin。


“不必担心,弟弟。”




Thor看着他父亲闭上眼睛,在温暖的金光中化身成另一个人。


“满意了?”


和身上的华服毫不搭调,Loki的表情相当狼狈,令Thor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出现得不是时候。恶作剧之神盯着Thor,毫不掩饰汹涌的怨恨,眼眶红通通的,像是刚掉过眼泪。他的头发短得甚至盖不住耳朵,绿眼睛里的爱和恨那么生涩而极端地搅拌在一起,那是站在愚蠢自大鲁莽的Thor身边的Loki,也只有愚蠢自大鲁莽的Thor才会对这样的Loki无动于衷。


“你的眼睛又怎么了?”Thor扯动嘴角笑了笑。他以为自己还能打趣,却不如预料中洒脱。“谁让你哭了?”


“现在你倒关心起我来了,哥哥。”Loki冷笑一声。他恶狠狠地盯着Thor,像是想干脆用视线杀死他,再重新找回被一只丢掉的眼睛给暂时击垮的脾气。“可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你是个罪人,而我是阿斯加德的王。你该在我面前跪下,而不是颐指气使,你该求我宽恕你,让你留在仙宫——”


Thor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准确来说,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哪个时间点的Loki了。他曾在自己初次加冕礼之后犯下大错,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盛怒的Odin放逐到中庭,反省自己作为神之子的罪过。


“——求我啊,战无不胜的Thor,求我别再把你放逐到中庭去,求我别再让你回去跟那些无知的蝼蚁作伴,在他们中间毫无尊严地慢慢腐烂——”


“够了,Loki。”Thor打断了他。他发现Loki越是说下去眼圈就越红,几乎盛不住新一轮的眼泪了。尽管Thor不知道在他来之前是什么让他哭过,至少他自己还可以选择不成为让Loki又开始掉眼泪的导火索。“你在伤害你自己。”


“这算什么?”Loki挑起一边的眉毛。这表情若是在平时,还能激起Thor的一丝警惕,然而当下,它几乎毫无说服力。“我让你觉得可怜?”


“当然不……我只是很抱歉,弟弟。我很抱歉。对你,对父亲,母亲,对你们所有人——”


——为我错误的选择。为最终使你们失去了归处。


这句话压在他身上的时间太久了,Thor几乎脱口而出,丝毫不顾Loki的心情,而这又犯了他以前最常犯的错误。


Loki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


“不。”他用手捂住脸,过了好半天才重新露出魔法修饰过的,端整平静的表情。“你不是我哥哥——你不是Thor。”


“我是。”


“就算阿斯加德消失,Thor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他的声音掩饰不住动摇,像灰暗的墙皮从颓败的房子上不可逆地剥落。“他不会道歉,也不会反省,更不会觉得有必要对我说这些——”


那些话语话像细密的芒刺扎在Thor身上。尽管Thor知道他不是有意的,毕竟Loki无法预知在未来将要面对的那些别离和失去,但疼痛终归还是无可避免,更何况他的新伤旧伤哪一道也不曾真正痊愈。


可他依旧一声不吭地听完了Loki的牢骚,才心平气和地开口提议:


“你想看看我的记忆吗?”


Loki警惕地皱起眉头:“你到底在打什么——”


这次Thor没让他说完。他伸手握住Loki的肩膀和脖子将他拉近,他们的额头贴着对方,像两个年少无知的小王子,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里分享那些有趣的小秘密。天知道他的梦境什么时候能结束,他还有多少时间能留在这儿。他脑子里的两种念头快把他扯成两半了;一部分的他当然想留下,想用他漫长的一辈子改写过去,让他的弟弟再也找不出什么掉眼泪的理由,让他的父亲和母亲能在生命尽头手挽着手一起安详地走进英灵殿,让那个愚蠢的、自大的、鲁莽的,爱却不自知的Thor干脆腐烂在地球上。


但阿斯加德需要他。Loki在等着他。


“这不是商量。”Thor说。“看你想看的。”


Loki湿漉漉的眼睛突然回来了。失去了魔法的控制,他的眼泪就像无穷尽的泉水一样不断地往外涌。他震惊地看着Thor,拼命挣脱对方的桎梏,但他的哥哥按得那么紧,几乎要把他的脖子捏断了。


最终他只能犹豫不决地抬起手来,拥抱他哥哥的头和肩膀。


Loki的读心术并不成熟,几个月前他才刚开始向Frigga学习这门技艺,但显然Thor想给他的太多,也太心急了。Loki皱起眉头,那些迎面而来的记忆几乎要将他冲垮:他看见自己曝尸荒野,身边的Thor悲痛欲绝;他看见Mjölnir被毁作碎片,看见自己像宇宙垃圾一样掉进某个脏兮兮的星球,Thor站在斗技场里,笑嘻嘻地向他挥动着手里的锤子——


他看见他们乘着飞船,离开了阿斯加德。飞船头也不回地朝着宇宙航行,仙宫仍然金碧辉煌的影子在他们身后无限缩小。




【有肉渣,可能被规避,全文请走AO3:点我




“——够了。”


Loki被猛地推开。Thor的手劲很大,又推得很急,他向后一倾,跌坐在了地上。


“那些不属于你。”Thor说。


他看着Loki,视线像凝固的海水一样温和平静。Thor弯下腰,把弟弟拉了起来,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突然变得虚弱。


和方才推开Loki的时候不同,现在他的手开始使不上力气,视线也开始模糊,仿佛整个人正在被一点点地从这个本不属于他的世界中抽离开来。


“你在改变时间运行的方式。”Loki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他说得很慢,Thor知道那是他思考时的习惯。“这不正常,而且非常危险,Thor——”


“你说的对,我是该走了。”Thor故作轻松地耸耸肩膀,心里却沉重极了。这根本不是一次理想的会面,他把珍贵的机会搞砸了,甚至没能说出几句真正改变他们关系的话。


毫无来由地,他觉得这可能是一场真正的离别。


“你还有话想对我说吗?”


Loki抿着嘴唇站在那儿,一声不吭。他衣衫不整,眼圈发红,看上去就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也许他本来就是。Thor想。


“我不该对父亲说那些话,哥哥。”他艰难地,气喘吁吁地说。“我很抱歉。”


他的回答出乎Thor的意料。


“他会原谅你的。”Thor拥抱他年轻的弟弟。和他们开始上床的时候不一样,这时候的Loki仍然瘦小,仍然会为一些肢体接触而微妙地惊慌失措,他温和地拍着弟弟的肩膀,Loki如他所愿地放松。“……他会原谅我们俩的。”


“你什么也没有做错。”Loki说。他又恢复了那种带着怨恨的腔调,但这次他不吝回抱Thor。“在Odin眼里,你永远不会有错。”


“Thor是个笨蛋。”他抚摸着Loki的后脑勺对他说。他的弟弟,那么诡计多端,那么容易受伤,Thor Odinson准是笨蛋中的笨蛋,才会在少不更事的时候透支他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喜爱,又反过来伤害他。


“但他比谁都要爱你,如同你比谁都要爱他。而且他永远不会——”


——他永远不会背弃誓言。


Thor不确定Loki是否听到了他的最后一句话。他最后看见Loki向他伸出手,却只抓住空气。那和他最近的另一段记忆完全重合,像利刃不留余地刺进他柔软的部分。


风又回来了。他重新坠入云里,不知自己会飘去何处。


或许他会再次回到阿斯加德,但那一定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




“……我以奥丁之子、阿斯加德之王的名义,向诸神起誓——即使争吵,分离,因苦难而心生绝望,因人言而心生猜忌,我也永远不会弃你而去,永远不会忌惮你的本性,伤害你的真诚,即使相隔万里,我的灵魂也将永远停留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


Loki的绿眼睛饶有兴趣地盯着他。Thor一本正经地说完,他却笑了起来。


“我做过一个梦。”Loki说。“那时你本该被Odin放逐到中庭,另一个你却自己跑回来了。”


他笑着笑着,突然又流下了眼泪。他的眼泪在Thor面前好像是那么不值钱,但Thor总是如获至宝一样,替他擦去它们,或者是吻去它们。


他们做了一晚上,Loki很久都没有这样累过,他连挪挪腰都不想,却伸手抓住那只正帮他拭去眼泪的手,亲吻Thor的手掌心,仿佛那里攥着他对幸福的全部定义:


“那时没能听完的话,就算你当时告诉了我,我也不会相信的。”




Thor睁开眼睛。


起初他觉得自己像是撞坏了脑袋,思维一片空白,对自己身在何处毫无概念。之后他勉强移动酸疼的身体,才发现这是另一个太空船舱。


他抬起痛觉集中的左手,发现指甲的缝隙里有一根卷曲的短发,漆黑像是渡鸦的羽毛。


“——嘿,你好啊,外星人。”


Thor闻声扭过头去。他身后分明站着一群看起来更像是外星人的外星人:表情轻松的小胡子男人,一只身体长得像树干的大眼睛生物,一只全副武装的浣熊,还有一个头上长着触角的女人,和一个肤色像是Banner亲戚的女人。


“……你们是谁?”


他困惑地问。


END






写完觉得好土哦这个梗,简直随处可见(……


其实这个文最开始的脑洞大得很诡异,我自己脑补的设定是:锤锤穿越了平行世界,但只要他试图对旧的世界线做出改动,那么他就会在做出改变的一瞬间回到原本的世界。一代基妹听了他的真情告白之后大受感动,反正想通了不打约顿了,之后可能就跟约顿交好,然后约顿人帮他们打了灭霸,之后的时间线都会改变,再然后他就不需要交出宇宙魔方,最后大家一起打败了灭霸之类的……


但是写的时候觉得这一堆对主题其实没什么帮助,bug一大堆,也没什么太大必要。就算只看现在的正文也可以get到一个锤锤改变了以前的基妹,他们互相坦诚,创造出新世界线的新可能性这个信息,我觉得这就足够了,小bug肯定有,但不重要,只要能够传达到“爱能创造希望”的主题,这个文我就没有白写,大家也没有白看XD


不过我想雷3世界线的Loki一定也是相信的,他们在未来还会重新相见。


努力在规避之前大量写剧本带来的一些遗留问题,希望这一次没有矫枉过正……


感谢阅读。

评论(1)
热度(1491)
© △馬洛循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