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mKNIFE
Quod me nutrit me destruit.
滋养我的也毁灭了我。
Tumblr:wacoincidence.tumblr.com
 

【锤基】胜者一夜(PwithP)

鱼老师的肝我是自愧不如了!好吃好吃!!我升天!(鱼老师更新了sy和图片版地址!各位肉可以看了!)

烟熏大鲨鱼:

开锅炖肉,放飞自我,六千五一发完。


警告:NC-17/皇婚仙人跳设定/一点点的Mpreg暗示/诡异的play/一半女体肉一半男体肉,都是魔法惹的祸(。


雷神3半AU,没有诸神黄昏的危机,只有兄弟俩被突然冒出来的姐姐Hela丢去了萨卡星——在那里,Thor对弟弟假意归顺的邀请点头了。


保证甜甜甜甜到家。 @40mKNIFE 




“我变不回来了。”


Loki抽着气说。他气若游丝,听起来虚弱得快死了,但Thor知道他可好着呢。“你的那玩意卡住我了,哥哥。”




胜者一夜




在今晚之前,Hulk的待遇曾经让Thor羡慕过那么几个小时——作为竞技场中的常胜冠军,他有自己的专属私人房间(尽管配色在Thor看来很搞笑),有一张符合他的审美,而且看起来相当舒适的大床(“Hulk的床!!”绿巨人隆隆地吼着,一巴掌把试图往床上挤的Thor拍了下去);甚至还有个热气腾腾的大浴池,身材娇小的人或许能在里面游上那么一圈(Thor极力避免再次回想起这件事)。


如果不是他还有家得回,还有个麻烦的姐姐在家里等着他和Loki回去对付,他甚至会觉得萨卡星是个不错的度假休闲场所。凭他称霸阿斯加德的武力,九界绝大多数的斗士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只要脖子上没戴着那个“劳动者”的专属勋章,胜利于他宛如探囊取物。


而今晚的角斗场上,Thor也确实赢得不费吹灰之力。他甚至连一点火花都没来得及放,宗师——现在是他的上级——就提前电晕了他的对手。


“为什么要这么干?!”战斗结束后Thor气哼哼地把头盔摔在Loki和宗师脚下。“我用一只手就能打赢他!你这是让我胜之不武!”


“别冲动,大个子。”宗师朝他眯眼睛。“我只是好奇,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做我的角斗手——现在你通过测试了。”他又扭过头去,朝Loki眯眼睛:“带你的人走吧。”


“呃……”Loki的喉结不自然地动了动。他瞥了一脸不明所以的Thor,又看了看宗师,最后说:“包在我身上。”


当时Thor还想不通,他弟弟究竟跟宗师做了些什么把他蒙在鼓里的小交易,但很快他就愉快地发现,Loki这次似乎遵守了约定,真正站在了他这边。今晚之后他再也不必羡慕Hulk了,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绿巨人拥有的一切,甚至比那还要多——




“——你们是来干嘛的?”


现在是雷公的雷神本来美滋滋地泡在属于自己的大浴池里,哼着阿斯加德歌颂女武神的童谣欣赏他被装饰得金灿灿的专属房间,以及正对面那张豪华得有点离谱的床。他在热水里泡得昏昏欲睡,房门突然传来一阵解除屏蔽的电流声,随即十几个衣着华美大胆的姑娘鱼贯而入,在他面前站成一排,吓得他往水底下钻了钻,好把自己的下半身挡得严实一点。


“宗师让我们来的。”站在正中间的金发女孩被他的反应逗得咯咯直笑。“你可以在我们之中选一个——当然也可以都选,只要你吃得消。”


“选——选什么?”Thor挑起一边眉毛。“胜利者还得干这个?”


金发女孩笑得更厉害了。这次她身边黑发绿眼睛的姑娘也跟着她一起笑,几秒钟之后所有的姑娘都开始发笑了。


“当然不是所有的胜利者,只有你。”黑发的那个说。“鉴于目前只有你和Hulk两个角斗士能够得到赢家的尊贵待遇,你就成了唯一一个了。”


“他不会派我们去跟Hulk睡觉的。”金发女孩坦荡荡地说。“他认为这对奴隶——”


“咳。”黑发绿眼睛的姑娘清了清嗓子。“宗师不喜欢这个词。”


“哦,好吧。”金发改口。“对劳动者来说,他觉得这不人道。”


Thor的眉毛挑得更厉害了。有些事还是忘了的好,他告诉自己,同时眼看着那些姑娘视他如无物一般开始各自打趣笑作一团。


“你们……听我说。”


他直起身来,面对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同时小心翼翼地避免露出关键部位冒犯到她们。“你们不必做这些,这简直太离谱了——听着,我会解放萨卡星球,到时候你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甚至可以跟我回阿斯加德,像Lady Sif那样做一名美丽的女战士,不用再听那个老变态的指挥——”


“注意你的言辞。”黑发不客气地打断他。她拨了拨头发,精致的脸蛋上露出警告。“你只是个奴隶。”


“所以你总得选一个。”金发说。“和你一样,我们也得交差。”


Thor瞪着姑娘们,她们也气鼓鼓地瞪着他。可他一丝不挂,又死守王族的礼貌和尊严不肯撒手,面对满眼盛装的美人,终究还是在气势上输了两分。


最后他索性随手指向那个对他最不客气的黑发女孩:“你留下,其他人——都到拾荒者142那儿去。就说今天角斗场的胜利者要她教你们使剑,她如果不听,就是对宗师不敬。”


他这番命令下得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是那个几乎可以无法无天的阿斯加德王储,可以使唤任何他想使唤的人,得到任何他想得到的东西。但紧接着他就无暇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了,因为他挑中的女人开始若无其事地在他面前脱起了本来就穿得松松垮垮的衣服。


“你——把衣服穿上。”


Thor扭过头去。他脸上有点发烧,这阵仗他有将近一千年没见过了,上一次看到全裸的女人还是在他懵懂而横冲直撞的愚蠢青春期,那时候Loki一见到他,都会想方设法把手里的东西往他身上砸,顺带着坑蒙拐骗,有时候是街边孩子的玩具球,有时候是能要他半条命的真刀。


无论人还是神,男性不可能会对美丽的女性毫不动心。Odin曾经这么对他说过。真正能将男性们区别开来的是理智,尊重,和责任,而只在拥有这些之后,才能有资格得到真正的爱。


“宗师送你的礼物,”女孩满不在乎地甩了甩漆黑的卷发,袒露出形状漂亮的胸部。“你可没资格说不喜欢。”她说着,坦然跨进了Thor的浴池里。


“我不认识你。”Thor皱起眉头强硬回答。他可耻地开始硬了;没有哪个男性能在这种情形下保持冷静,但他至少可以确保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你值得更好的——一个只属于你的——”


“你还不够好吗?”女孩快活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声让Thor想起Loki,带着天真的,单纯的,却非出于恶意的邪恶。“至少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


“可我已经有了——”


可我已经有了我弟弟了。Thor在整句话出口之前及时打住自己的舌头。他不能这么说,这太奇怪了,任何一个陌生人都会因为不理解这话背后复杂的曲折故事,而把他当成个变态的。好在他挑中的黑发女人——这一刻Thor承认他的私心,也承认他现在开始后悔了,没想到他运气如此之好,仅凭直觉就使他挑中了一个和Loki一样难搞的女人——好在她不介意他未说完的话,这显然丝毫没影响她凑过来,将白净柔软的胸脯贴在Thor硬得像块石头的臂肌上。


“我真喜欢像你这样忠诚的恋人。”


她十分真诚地说,抱住了他的胳膊,而雷神的脑袋在这一刻彻底当机了。他本性里并不体面的那一部分正在叫嚣,浑身难堪地发热,下身尴尬地发涨,满脑子有风度的方案都瞬间没影了,只剩下一个“赶紧打晕她”——他抬起没被女人胸脯挤着的一条胳膊,正琢磨着怎么控制力道,尚未从战斗中冷却的身体就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雷神形状漂亮的肌肉上溅出亮蓝色的火花,火花扩散成闪电,闪电在热水中扩散成一圈圈大面积的电流,使女人抱着他的胳膊瞬间松开了。她的身体被闪电弹出了浴池,湿漉漉地在地上滚出几米之后,变成了让Thor目瞪口呆的模样。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Jane把你甩了,哥哥。”


Loki一边笑嘻嘻地打趣,一边毫不介意地拢了拢散乱的头发,举手投足之间还剩下点来不及收起的诡异女人味。“做你的女人有生命危险,幸好你还没跟她上床。”


后半句他说得太过真情实意,几乎透出嘲讽来,让Thor有点恼怒地抬起视线——他竟然又厚颜无耻地变回了女人的样子,一脸满不在乎又理所当然地往他的浴池里挤。




【后文自主规避,请走AO3:点我


AO3点不开的话可以走随缘:点我


随缘还是点不开的话请点这个长图片:点我

评论(9)
热度(3222)
© △馬洛循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