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屎人 40mKNIFE
Weibo:weibo.com/6haneda9/
Tumblr:wacoincidence.tumblr.com
 

【锤基】他有一个蓝弟弟(NC-17)

鱼老师!!!!我的铁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烟熏大鲨鱼:

万字一发完,走心也走肾。

“爱是彼此尊重与相互认同。”

警告:NC-17/有幼年锤基日常/和Thor x 霜巨人Loki的肉/微量可忽略不计的漫画梗

比例有点失衡,但当然必须只能是甜的。 @40mKNIFE 


1.

时至今日Thor仍然忘不了,他五岁时的生日宴会最后是怎么变成一团糟的。

直到顺风顺水的王族神生走到第五个年头,Thor才第一次知道,自己身上这个抛不掉躲不开的仙宫大皇子身份,究竟意味着何等的荣光。从前,他仅仅是Odin和Frigga的儿子,Sif的朋友,Loki的哥哥,一个无忧无虑,疯狂生长,没有睡前故事就会坦率地大哭大闹,还会因为生长痛发起脾气乱摔东西的傻小孩。以那场生日庆典为界,他仿佛眨眼间变成身份尊贵万人朝拜的大人,包裹着他小世界的围墙轰地坍塌了,露出外面更加金光闪闪的,暂时不属于他却和他紧紧相连的部分。

拜阿斯加德英勇的战士所赐,他们为Odin收复了久攻不下的失地,众神之父为此神心大悦,破例敞开了仙宫的大门。九界的使臣和旅人们络绎不绝地为神王长子的生辰献上贺礼,装礼物的金盒子堆成有四个Thor那么高的小山,来客的靴子踏灰了金灿灿的觐见台。

“瞧,这些都是属于你的。”众神之父一左一右地牵着他的两个儿子,指给他们看那座礼物堆成的小山。“看人们多么喜欢你,Thor。”

“当然了,我是阿斯加德最强的王子!”

Thor蹦蹦跳跳,随手捡起礼物盒扔进Loki怀里,扔到半空中,金制的盒子在地上摔成两半,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因为那实在太多了,错过了一个名贵的,总还有下一个,他看不过来。Loki看着他哥哥兴高采烈地乱挥没长开的小拳头,无声无息地笑了一下,嘴角弯出腼腆的弧度,于是那点仅有的羡慕之情也随之隐去了。

堆积成山的贺礼可谓无奇不有,从最华贵的吃穿用度到九界最最新奇有趣的玩物,不一而足,甚至还有一部分,将有幸在王子的生日晚宴上成为宴请宾客的佳肴。就比如,那一小箱产自约顿海姆的名贵果实——每一个阿斯加德人都知道,霜巨人的国度如今已经寸草不生,没有能生出果实的树会长在那里;早在它们学会孕育之前,就已在酷寒中枯萎了。

“约顿海姆,可怕的土地。”

为皇子们讲睡前故事的侍女说。“那里的霜巨人样貌可怖,令人胆寒,他们个儿高大,生着蓝色的皮肤,血红的眼睛。他们常年生活在冰天雪地里,那儿有九界最恶劣的冬天,土地会被冻出大片的裂痕,露出底下无底的深渊。所以,每到天气转冷的时候,他们就会离开约顿海姆,开始四处征战,猎取异族人的性命,贮存无辜人们的尸体,充当他们过冬的口粮——”

“别说了。”Thor颤抖着打断了她。

Loki钻进了他哥哥怀里,吓得不敢睁眼睛,抓着Thor的胳膊瑟瑟发抖。事实上Thor也被这个故事吓着了,但他没躲开,任由Loki抱着他,伸手抚摸他弟弟小猫一样温热的脖子。他一下一下地摸着Loki柔软的,有点苍白的皮肤,竟奇迹般地觉得安心了。

和那些冷冰冰的霜巨人不一样,我有个这么温暖的弟弟可真好。五岁的Thor想。

显然这种故事对于年纪轻轻的小皇子们来说太残忍,第二天这个侍女就被Frigga调去做了别的差事。可为时已晚,Loki已经着实被霜巨人们给吓坏了。那之后的很多天他都不敢一个人睡觉,总在半夜抱着枕头跑进Thor的房间,眨巴着水汪汪的绿眼睛,满心期待他伟大的哥哥能够讲些不可怕的故事给他听。

“可我不像母亲那么会讲故事啊。”

面对弟弟的要求Thor犯了愁。他一边冥思苦想,还没忘慷慨地把被子让给Loki一半。Thor的床很大,但他的被子很小,兄弟两个只能抵着膝盖睡,才不至于让谁的身体暴露在夜半的凉气里。“要不然,我给你讲一个……战无不胜的哥哥和他瘦瘦小小的弟弟的冒险故事?”

“就没有战无不胜的弟弟和他瘦瘦小小的哥哥一起冒险的故事吗?”Loki仰着脸问他。

“怎么会有呢!”Thor笑嘻嘻地捏捏Loki的鼻子。“做哥哥的,当然都是战无不胜的大英雄。”

“凭什么?”

“这还用问,做哥哥的当然要保护弟弟,如果我像你一样瘦瘦小小的,怎么保护得了你?”

Loki想了想,觉得他好像也没说错,便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靠着哥哥的胸口睡着了。难为Thor为他编得绞尽脑汁,自己又说得绘声绘色,他却一点也不打算听进去。炉子里明晃晃的温暖火焰和哥哥暖洋洋的胳膊让他犯起困来,目的达到了,小坏蛋当然可以无所顾忌地呼呼大睡。

可搞砸Thor来之不易的盛大生日宴的,也正是这个瘦瘦小小的,仿佛无时无刻不需要他力大无穷的哥哥保护的Loki——这一次他绝对不是故意的,一切的一切只不过因为他吃了一颗产自约顿海姆的果实。盛着稀有果实的盘子从Thor手里传到Loki面前,他学着他哥哥的模样拿了一个塞进嘴里,下一瞬间他的皮肤就毫无征兆地变成了可怕的蓝色,身上迅速浮现出诡异的花纹,亮晶晶的绿眼睛不见了,只剩下一片混沌的血红色取而代之。

第一个开始哭的孩子是Sif。她吓得扔掉了手里的金色小勺,里面盛着的果酱撒得到处都是,弄得她的裙子脏兮兮的。围坐在长桌四周的大人和小孩都开始盯着Loki,但他本人连哭都没有哭一声。他被吓得动弹不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吸引了整个宴会厅的视线,甚至意识不到自己身上发生了剧变。他无助地看向Thor,发现他的哥哥也和别人一样,一脸困惑地盯着他。

“天哪!”一个战士的孩子大叫了一声。“Loki变成怪物了!”

“你敢这么说!”

Thor跺着脚站了起来。他极其厌恶“怪物”这个字眼跟他的弟弟扯上任何关系,尤其是在听过那样的睡前故事之后。这无礼的指控让他浑身的血都因为愤怒沸腾起来了,可惜他那么小,就算他跳起来,也不如那些高大威猛的战士坐着高。“我,Odin之子,绝对不允许你——”

“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我的儿子。”

这时候站起身来,撑住整个摇摇欲坠场面的人是Frigga。她飞快地打断了Thor,快步走过去挡在Loki前面,在Thor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就把Loki抱了起来,为了不再让旁人用各式各样的目光刺伤他,还不忘用衣摆把她的小儿子裹在怀里。

“Loki吃坏了东西,”仙后平静地说。“他需要看医生。我不得不请求你们,不要再碰那盘果实了。”

Thor站在那儿,脚钉在原地,脑子云里雾里一片空白,傻愣愣地看着母亲抱起他不知所措的弟弟匆匆走远。真正把他从呆滞中刺醒的是,直到母亲的身影消失在宴会厅门口,Loki的视线都一直黏在他哥哥身上,好像在试图求助,又好像让他不要跟过去。

那之后的事他记不太清了,总之宴会变得一团糟,没什么人再敢乱碰那些看起来奇奇怪怪的食物,本来兴高采烈的庆典,却以人们疑神疑鬼的窃窃私语告终。

再之后一个星期,他都没有再见到Loki。

Thor每天都特意早起去Odin的寝宫追问这回事,众神之父次次都摸着他的头说,Loki得了严重的传染病,在痊愈之前不能接触任何人。

“哪怕是我也不行吗?”Thor锲而不舍地问。“我是他哥哥呀。”

“尤其是你,Thor。”Odin说。“我不会冒险让另一个儿子也染病的。”

很显然,这闪烁其词的说法并不足以使Thor信服。他的弟弟很可能正在受苦,这个念头令他寝食难安,就连好不容易睡着的梦里,都是他弟弟被霜巨人吓哭的,可怜巴巴的模样。

某天晚上他终于逮住了一个机会,Sif帮他支开所有的侍卫,而他顺着窗户爬进了Loki的房间。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中他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Loki缩在床上,样子显得比平时更瘦小了。Thor弄出来的动静惊得他猛抬起头,于是Thor猝不及防地看见了他弟弟蓝色的,带着粗糙纹路的皮肤,血红色的眼睛,还有头上斑驳的小肿块,像是没长开的角。

——“那里的霜巨人样貌可怖,令人胆寒,他们个儿高大,生着蓝色的皮肤,血红的眼睛。”

Thor吞了吞口水。刚才他翻进屋子的秘密行动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简直像个小英雄,所以他也就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无所畏惧,直到难过地被现实打了一巴掌。Loki的模样让他被动地手脚发凉,心脏砰砰直跳,甚至吓出了鸡皮疙瘩。Thor花了半天战胜恐惧和微妙的自我嫌恶,朝弟弟走过去,抓着他的胳膊,把他从被子里拖了出来——他鼓起巨大的勇气盯着Loki瞧,但Loki却不那么想看着他。

“爸爸会罚你的。”过了好半晌,他弟弟才闷声闷气地说。“你会染上和我一样的病,然后我们就一起变成小怪物,被关在小屋子里,再也出不去了。”

“胡说八道。”他丧气的模样惹起了Thor莫名其妙的脾气。Thor也不明白自己这股火气到底从何而来,但他就是不喜欢看见Loki自暴自弃的样子。“你才不是什么小怪物——你这么乖,胆子又小,也不像约顿人那样会吃人,怎么会是小怪物。”

“可我变成蓝色的了,”Loki比刚才更沮丧地回答。“你们都没事,只有我变成这样。”

“别乱想了——看着我,你的眼睛疼吗?”

Loki摇摇头,Thor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我以为那儿出血了,”大个子哥哥斟词酌句地说,觉得自己笨拙极了。“没有就好。”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蓝色的弟弟变得不怎么好摸了,比起这个蓝弟弟,他当然更喜欢Loki白白净净的可爱模样。有那么一刹那,担心自己碰触Loki也会跟他一样变蓝的想法几乎让Thor窒息——要是那样的话,他们的父亲该有多生气啊。

但很快他就为这点自私的小心思羞耻起来。Loki怯生生地伸手拽住了哥哥的衣服,他低着头,蓝色的小手不停发抖,Thor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哭了,可就算是那样也并不奇怪,因为他很可能是这一个星期里Loki唯一见过的人,更有可能是唯一一个愿意伸手碰触他的。

“我会传染给你吗?”Loki带着哭腔问他。“我会一直这样,变不回去吗?”

“我不知道。”Thor诚实地回答。他索性抱着弟弟不撒手了,下巴抵在Loki的颈窝上蹭来蹭去。“但你是我弟弟,如果有人敢因为你是蓝色的而欺负你,我就用能量球砸他们的脑袋。”

“那不一样,”他的弟弟用力把脸埋进他的金发里,就像那样能让他好过一点似的。“就算你打他们,让他们投降,他们仍然不会喜欢我。”

“那你就传染给我吧。”Thor琢磨了半晌才回答,觉得自己想出了一个聪明绝顶的好点子。“我们都变成蓝色的,等我成为阿斯加德的王,就颁布一道法令,命令所有人都得喜欢我们,好不好?”

他兴高采烈地说完,看着Loki抬起了头。他弟弟的红眼睛实在有点吓人,但现在的Thor不再害怕了。他可是战无不胜的哥哥。Thor不无自豪地想,差点把自己都感动了。就算他真的害怕,身为一个战无不胜的哥哥,也绝对不能让弟弟看出他在害怕。

“为什么不能是我来做阿斯加德的王呢?”Loki突然反问他。“如果到时候你也和我一样变蓝了,那我们俩之中就是我先变蓝的,应该我来做国王才对。”

你胆子这么小,怎么做国王——Thor本来想这么说,Loki小心翼翼的表情把他的话噎了回去。

“我是哥哥呀。”他大大方方地用额头蹭Loki的脸,亲了亲他脸上那些奇奇怪怪的诡异花纹。“哥哥生来就应该保护弟弟,没有为什么。”


2.

很多年过去,Thor还没等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成为国王,他弟弟就消失在了宇宙里。

Loki放开了手,他从彩虹桥上掉下去,本就比Thor瘦小的身影落进黑漆漆雾蒙蒙的太空,他变得越来越小,最终连影子也看不见了。

之后Thor回到了阿斯加德,他花了很多时间凭吊Loki,几乎占用了他一半的闲暇时间。他发现自己很难再发自内心地露出笑容,灭顶的愧疚让他甚至不愿意放纵自己去想那个凡人女孩的事——他头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资格。身为人子的资格,身为王储的资格,身为保护者的资格。

身为兄长的资格。

“哥哥”是他有记忆以来的第一个角色。在他学会自称Odin之子以前,他就被教会了抱着Loki哄他睡觉,让他不要在夜里大哭大闹;在他被正式册封为王储之前,他就知道陪伴和引导他的弟弟是属于哥哥的责任;在他做好成为九界守护神的觉悟之前,他就隐约意识到Loki看着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捉摸不透,但他始终拒绝面对自己从青春期开始的一连串错误选择。

在成为Thor之前,他就是Loki的哥哥了;讽刺的是,他偏偏不是个好哥哥。


3.

Loki居然回来了。

他丝毫不知悔改,这让Thor很生气。

但冷静下来之后,Thor还是想为此感谢所有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神明。


4.

他们穿梭在黑暗世界的途中,第五次陷入尴尬的沉默。

三个人在黑漆漆的云层下面航行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几乎每次开口打破僵局的人都是Loki,他的视线在Thor和Jane的身上来来回回,一会儿看着他哥哥,一会儿又看着那个昏昏欲睡的姑娘。

我突然觉得她很漂亮——他张了张嘴,刚想这么说的时候,Thor突然抬起头来注视着他,以许久没有过的认真眼神。那让Loki心下一动,几乎要萌生不切实际的期待了。

“我们需要个计划,Loki。”他的哥哥一本正经地说。“Malekith没有那么好对付,我们得想点厉害的法子。”

“我没听错吧。”Loki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你这是在寻求我的帮助吗?第二次了哦?”

他轻佻的语气令Thor本来就拧成一团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如果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一开始就不会带你出来。”

“啊,”魔法师慢条斯理地应声,仿佛他对Thor话里刻意的冷漠毫不在意。“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让我想想,不如玩一把‘帮帮忙’?如果被扔的人是你,我猜Malekith至少会被砸晕过去——”

“认真点,Loki。”Thor不悦地打断他。“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我可不觉得。”Loki顶嘴,故意把自己的手铐晃得哗啦哗啦响,满意地看见Thor因此更生气了。“我们不会死在这儿的——哦,如果你说的是你的小女友,”他撇撇嘴。“那就很有可能。”

他盯着周身气场忽地变了的Thor,看着他攥紧了拳头,手臂上显露出愤怒的青筋,心里几乎涌上报复的快感。Thor站了起来,Loki闭上了眼睛。他以为他哥哥的拳头可能会招呼到他脸上,肩膀上,或者其他任何地方,但他最后却选择按上Loki的脖子。

“别再逼我对你动手,弟弟。”Thor捏着他的后颈警告道。“我现在心情不好,可能没个轻重。”

“哎呀,我都要怕了。”Loki优雅地笑了一下,在Thor再度发脾气之前,终于挑了些他爱听的说:“说认真的——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他弯弯嘴角,在蓝绿色的光芒中变成霜巨人的模样,使Thor直到刚才还盛气凌人的蓝眼睛明显动摇了。

“伟大的Thor有个霜巨人弟弟,即便是Malekith也不会知道的。”他用沾了蜜似的嗓音劝诱他的哥哥。“我可以带着你们去见他,然后趁机毁掉Aether——你知道的,苦肉计嘛,本质上还是‘帮帮忙’,没什么区别。”

“我不喜欢这样。”Thor闷闷地说,看起来既迷茫又不快。“你也不需要这样。”

“得了吧,Thor。”Loki冲着他笑。他的苦肉计仿佛提前开始了,尽管这里并没有敌人。“你看,我是个怪物。只有怪物才能打败怪物,你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把我放出来,好做你的决胜武器,是不是?你从来没想过让我去复仇,你只一门心思地想赢,然后美滋滋地回到阿斯加德,坐上那个从来就不属于我的王位,然后再把我赶回地牢里,让我年复一年地等着你去看我一眼——”

“闭嘴,弟弟!”

Thor怒吼着,截断了他的自白。那有点太粗暴了,Loki皱了皱眉头。他哥哥像是把一双脏兮兮的大手狠狠摁在他流血的伤口上,虽然心知肚明他是想要止血,但那可真是痛得要命。

出乎意料的是,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

“我不想讨论这个。”Thor喘着气说。他像一只被咬伤了的狮子,拼尽全力才忍住攻击的欲望。“但你说得对,我们可以用苦肉计——我来。用你的魔法,假装砍掉了我一只手什么的,怎样都行。”

他那副硬逼着自己不计前嫌认真思考的单纯模样让Loki忍不住笑了:“可是我心情也不好啊,说不定没个轻重,手一滑就真的把你杀了。”

“那你就试试看。”Thor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Loki认得那个笑容。每当Thor要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凶猛行为,他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别忘了我说的话——如果你杀不死我,那死的人就会是你。”

说完他一把推开Loki,几乎是发着狠向Jane走过去的模样,暴露了他余怒未消的事实。

“真希望我能杀得了你,哥哥。”

Loki最后在他身后说,嗓音遥远得如同梦呓。


5.

尽管Loki说他们肯定不会死,Thor还是再一次失去了他的弟弟。

他又想咒骂诸神了,虽然那大逆不道。

——如果最后你们还是要带走他,当初又为什么要让我承受不切实际的狂喜呢。


6.

短短人间几年,对神而言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可他身上却好像发生了那么多事,多到能撑起凡人的一辈子。

每到夜深人静时,Thor总忍不住思考这些。他想不太明白,为什么他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离王座差了一点,离他的父亲和母亲差了一点,离Jane差了一点,离他弟弟差了一点——他总是抓不住Loki,明明从未想过松手,结果却总是错过了,后悔了,失败了,好像他生来缺了一点爱人的悟性。

现实也不允许他想得太深,毕竟他有那么多的事要做。他在九界中游荡,在宇宙里穿梭,为了寻找宝石探索真相宁可只身犯险,几乎萌生出那么一点自毁的觉悟,可最后他似乎还是做了错误的选择,走上了无果的道路。

如果——如果他能找得到宝石——宝石能让他的弟弟回来吗?能让他的母亲回来吗?

过去可真是诱人啊。他躺在被火舌舔舐的铁笼子里想,暂时无视了对面冲着他叽叽喳喳的外星人。如果有一种宝石,真的能让他回到过去,他该有多么愿意对小小的,蓝色的,五岁大的,好像没有他的拥抱就随时会哭得崩溃的Loki说上一句:你想要当国王,那王位就是你的;你胆子小,那我既保护你又保护你的王位,不就行了吗。他更巴不得对那个强忍着难过还非要凶巴巴地跟他自揭伤口的Loki说,不管你是蓝色的,还是绿色的,哪怕是紫色的也好,我从未停止过爱你,即便是天地倒转,世界终结,灵魂失散,宇宙融合,整个宇宙消失,我仍然是你唯一的哥哥。就算被迫忘记了所有的身份和责任,唯独“哥哥”这个身份,是我与生俱来的。

可他做过太多错事,无论是作为一个半吊子神明,还是一个兄长,一个儿子,他都不能再纵容自己的错误了。对于宝石,对于力量,他得比谁都心知肚明,只能比谁都清醒,深思下去可能就会被一点错误的诱惑引入歧途,就可能会错到万劫不复。

那些无忧无虑的过去不管再怎么诱人,终究都不属于他了。

他是神,应当成为神,神的赎罪,从来不该是自私的。

都会好起来吧。Thor对自己说,合上眼睛等待决战来临。


7.

Thor觉得自己很幸运。

宿命让他失去了很多东西——却也还给了他很多东西。

比如一个彻底渡过了叛逆期的Loki。

——和终于找回了爱人天赋的他自己。


8.

“我早就知道。”

方舟上他们飞快地扒光了对方的衣服,空气太冷,Thor缩了缩肩膀。他压在Loki身上,发烫的肌肉意有所图地磨蹭着Loki微凉的身体,可他弟弟还是闭不上嘴,像开闸的洪水一样,无理取闹,且声势浩大地抱怨连天:“从两三岁的时候开始,你就总对我动手动脚——一大堆毫无意义,腻腻歪歪的身体接触——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好样的,”Thor对着他身下赤条条的弟弟舔舔嘴唇,像是看着一块鲜美多汁的牛排,拿不准从哪儿开始下口一样。“我弟弟总算是个女巫了。”

“你最好别那么叫我。”Loki气哼哼地皱起眉头。“我会踢断你的——”

在他说出更难听的下流话之前,Thor咬住了他的嘴唇。


【后文自主规避,请走AO3:点我

或者图片:点我


可能是2017年里写得最用力的一篇,超越自我了(。

这篇要感谢兰子老师!有些梗是她出的!爱她!!

想看评论!!!!不要吃完就走呀!!多给我留留言嘛!!!(

评论(14)
热度(3922)
© △馬洛循環△ | Powered by LOFTER